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学工部
 
 
 首页  部门简介  教育管理  就业指导  研究生管理  学生资助  国防教育  心理咨询  下载专区  延大首页 
 
 
教育资讯
首页>>教育资讯>>正文
华中科技大学原校长李培根署名文章:高等教育需要现代化
2014年05月05日  

《中国青年报》2014年4月30日(作者:李培根)题:【自由谈】高等教育需要现代化  

中国正快速地走在现代化的道路上。但人们必须明白,国家的现代化最终取决于人的现代化,而人的现代化显然要仰赖教育的现代化。因此,教育是否现代化将成为我国今后能否最终成为现代化国家的关键之一。教育之中,高等教育在国家现代化进程中又具有特殊的作用。教育现代化涉及很多方面,有些问题已经为政府所重视,正在着手解决,如教育公平问题、结构问题等,这也是人们期待已久的。 

但教育现代化还涉及另外一些问题,而且可能是根本性的问题,却尚未引起人们足够的重视。这里仅就中国大学教育如何现代化的几个关键问题略述己见。 

 

教育宗旨是什么

 

长期以来,我们的教育宗旨在于把学生培养成德智体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我们当然需要学生将来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但要防止的是仅把学生作为某种工具培养,实质上这也是到底应该从什么意义上理解教育的问题。从工具意义上理解教育显然是不够的,更好的教育应该是从人的意义上去理解。其实,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的自由发展的论述已经给我们指引了方向。因此,教育宗旨的题中之义应该是让学生自由发展,这才是真正的从人的意义上对教育的正确理解。只有让学生自由发展,将来才能更好地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 

 

 

大学在何种程度上自治

 

世界高等教育发展历史证明,办好大学的一个重要条件是相当程度上大学要自治。好的大学应该在社会的诸多方面(科技、文化、政治等)发挥引领作用,它不能仅仅是社会的风向标,还应该是社会的发动机。而引领自然需要独立思想,如同丘成桐先生所言:“大学应该有自己的独立见解,引领社会,而不应该在政府、企业、或传媒的驱使下迷失方向。” 

中国大学必须要有党的领导,但是,不能片面地以党的领导为由扼杀大学的独立自由精神。这是当今中国政府和大学必须面对的一个问题,就是在保证党的领导的前提下,中国大学该有何种程度上的自治?其实,无须把这两个问题对立起来。强调党的领导,关键之一是选派党信任的人作为学校的负责人,其二是看办学的大政方针是否符合马克思主义、符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其他的为何不让大学自治?党的领导和大学自治是有交集的,今后的教育改革中可以开始探索这一问题,至少可以先在某些学校试点。 

 

 

不要遮蔽人格教育

 

古今中外几乎所有的教育家都强调道德教育,而其中主要是人格教育。当前我国社会中出现了一些道德滑坡现象,极不利于社会和谐。社会和谐呼唤道德重建,道德重建需要人格教育。另外,国家的现代化需要公民的现代人格,诸如公民权利与义务、法制观念、人权意识、自由与民主意识、现代生态伦理等等。公民的现代人格对于我国今后的改革开放以及现代化进程无疑具有重大意义。既然国家现代化需要人的现代化,那么教育现代化的关键也在于如何培养具有现代人格的公民。长期以来,我们的大学关于人格养成的教育是不够的。虽然思想政治课有一些这样的内容,但存在被意识形态教育所遮蔽的现象,即关于现代人格方面的内容偏少,且教学模式僵化。我们需要意识形态教育,但不能因为意识形态而忽视了人格养成,培养学生健全的人格,无论对于他们个人的发展还是社会的和谐,实在是太重要了。 

 

 

大学管理机制还值得探索

 

大学教育的现代化离不开管理机制的现代化。不得不承认,当前大学的管理机制还存在一些问题。大学中事实上存在的党政二元指挥现象并不鲜见,这不利于党对大学的领导,也不利于具体事务的推进,更不利于在学校形成良好的风气(因为容易形成谋人而非谋事的氛围)。 

中国大学肯定需要党的领导,要坚持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但不需要固守于当前的一种形式,即可以探索实现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的多种形式。只要允许学校自己去探索,中国大学一定能找到在保证党的领导的前提下适合他们自己的管理机制。 

以上几点都不是大学自身可以完成的,一定需要从国家层面去推进。至于高等教育现代化其他方面的内容,如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模式(主动学习、主动实践等);教育手段的现代化(以互联网为代表的IT技术的应用)等,这些大学自身可以独立地进行探索,本文也不再赘述。(作者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曾任华中科技大学校长) 

关闭窗口
 

延安大学学工部  地址:陕西省延安市杨家岭
电话:0911-2333500  邮编:716000